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戊松的博客

流不尽溪水涓涓,诉不完意境绵绵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姐的“姐妹世纪情”  

2009-03-15 09:00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 姐的文章如下:

 

姐妹世纪情

 

何其真

 

我今天想写写关于我们五姐妹在世纪末相会在遵义和松堡的故事—— 。

七月十五日一大清早,我和国雄同去火车站接上海来的宝、贵、渝。我们七点半就等在站台,脖子都扭歪了,我的肚子咕咕叫,肝区隐隐作痛,我有一点吃不消了。快九点时,我回家吃了一小碗稀饭、赶快跑回火车站,跟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、马上进站(因为我们早就买了站台票),只见国雄和三个妹妹快走到大门口了。我赶快跑近他们、一面大声喊叫。总算大家见面了。

天下起了丝丝小雨 、我们大家一起走回家。因为前几天大门口台阶塌陷、地下裂了好大好深一个口子,第二天就来了好多工人把大门周围围起来不让人走,我们只能绕一大圈走回家。进了家门大家都舒了一口气!

妹妹们首先感觉一路上火车越走越荒凉,好象进入原始森林或者无人地区,可能她们心里会想;姐姐怎么会跑到这么落后,这么艰苦的地方来了?但是当她们下车走进市区这种感觉就消失了,这几年遵义的建设还是很好很快的,到处都是新建筑,宽大的马路,高高的楼房,遵义人的着装又很新潮,时髦,和我国的几个大城市相比较,差别不大(当然要把少数民族除开)。

几个妹妹先开后门看我的小花园。国雄一大早就烧了一大锅黑米稀饭等着大家吃,可是她们在车上早已吃过东西,一点也不饿。只有国雄自己吃一点。她们则轮流洗澡,把几天的疲劳和汗水好好洗干净。外面下着小雨,不能出去,大家在家里谈天,休息。妹妹们拿出礼物、大红色的T恤给小刚、绿色的给国雄、白地红花连衣裙给丹妮、蓝方格和黑绸连衣裙给唯兮,灰色连衣裙给我。〈可惜衣裙太小、伍把所有的中缝全部拆了才马马虎虎可以穿。〉

下午大家一起到医院门诊、病房和学院看看,又到老教授门诊看看,我请 医生替我开了一些药回家伍替我输液,肝区好多了。

18日是星期天,天气晴朗,我们一起去爬山,每人带上吃的东西,有西红柿、新玉米、饼干、李子、话梅、白开水等等。先到狮山、从山下直上台阶爬上山,一个个汗流夹背,气喘嘘嘘。大家分别坐在山门前的石头上休息,喝点水,继续上山来到菩萨庙。在这里可以看见火车站、北京路等建筑,还可以看见很多大树,风景特别美丽,为了站得更高一点,我们都站到庙门坎上,谁知,一个个都被喊下来,原来庙门坎是不能让人站的。〈不知道是什么规矩?〉我们又慢慢顺着山路往前走,忽然有人在后面喊我,原来是袁书记一家也上山来玩,大家见面互相介绍一下,又各自分开玩自己的,11点多钟总算走到红军山。今天好多人来这里玩,我们大家拍拍照,看看风景,然后慢慢下山。再顺着马路走到遵义宾馆,凤凰山公园门口,新华桥,本想在附近找家餐厅吃中饭,所以大家一面走,一面看风景,又想去香山寺,伍说要去烧烧香还还愿。可是大家越走越累,越走越慢,再加上肚子都咕咕叫,实在不想再走下去,结果大家一起上车回家,国雄给大家每人下了一大碗面条,大家吃得好舒服,接下来都爬上床休息了。

19日一大早吃过早饭,大家收拾东西后都到汽车站乘中巴到贵阳,沿途看见许多值得介绍的地方,如息烽纪念馆、乌江水电站......妹妹们都睁大了眼睛仔细的看。1030到贵阳,马上转车去安顺,由安顺再转到黄果树。一辆三轮车把我们带到天星桥,这时已是下午一点多钟了。大家也不觉得饿,不想吃东西,马上买了门票并请了一个小女孩做向导。进门之后,就有好几个小女孩叫卖一种用树叶编的帽子,上面还缀着几朵红花,好漂亮!我们买了几顶,每人戴一顶在头上,既遮太阳又好看。今天来这里玩的人很多,在水上盆景拍了好几张相片。小渝还买了一盆野果子,以为多好吃的,只尝了几个就全部丢掉了。今天这里的水特别大,向导带我们进天星洞后,只走了很少一点路,就出洞了。到这里只见大水把路都淹没了,没法往水上石林走。空中的吊车也不开了,只能往回走。

从原路回到大门口,再叫了两辆三轮车返回黄果树。这时虽已五点半了,大家的玩兴正浓,天也不太热,大瀑布已经近在眼前,大家不顾肚子咕咕叫,不顾两条腿多酸,又买了门票去看黄果树。一进门,就有好多人来问要不要草鞋、雨衣?天上飘来一阵阵雨水,天空出现了一道道彩虹,小伍有一点怕雨水太大了,国雄也有一点怕被淋坏了,都有一点不想进去水帘洞。我说:来都来了,不进去才可惜,一定要进到水帘洞去体验一下什么滋味。

大家依次穿上雨衣,一鼓作气走近水帘洞,啊!这里的太阳好大啊!四周十分干爽、清凉,洞上落下的水好大好大,象是谁从天上倒下来的大水一般。这时,有几个小女孩来到我们面前叫卖假的银首饰,小伍和小渝每人各买了一些,然后穿过水帘洞,大家才想起时间不早啦,该吃点东西、休息休息啦。心里一面想,肚子一面叫,小伍也叫该加点油了,再走下去要`吃不消啦,大家脚下加快了速度,只有小伍和小渝还在后面看当地的土特产品,她们各人买了一些工艺品。

出得门来找到一家名叫“观瀑饭店”的饭馆。选了一张桌子坐下,一面喝茶一面点菜,总算是今天好好吃的一餐饭。原想就在这里休息的,可是这里没有冲凉的地方,看上去好象不太安全,后来找到一家工商招待所,隔壁是派出所,我们在这里住下,洗过澡赶紧躺下休息 ......宝和渝一间房,伍和我一间房,国雄自己一间房。

第二天一大早国雄就来敲门,原来夜里蚊子把他咬得一塌糊涂,实在受不了,又咳嗽了一夜,喉咙都咳哑了。 一会儿大家都起来了,收拾好东西,下楼退房,昨夜下了一夜雨,到处湿嗒嗒的,人家告诉我们路上可以乘车回贵阳,我们就在雨中慢慢走着,看看有没有车,忽然看见路边有热豆浆和油条卖,我们马上走过去找了个桌子,每人一大碗豆浆,一根油条,吃得好舒服。眼看几辆车开过去,可是都拦不住,后来才知道要到别的地方去找车。我们找到老宾馆,在这里包了一辆中巴,70元到安顺。刚刚走了几步,上来一个女人,原来她是车老板夫人,要到安顺看病人,她很会聊天,一上来就不停地说,小伍和小渝也会搭话,了解了许多当地的风俗人情和外出时应当注意的事情。不知不觉就到了安顺。

我们在汽车站打算买去洪枫湖的票,忽然妹妹们不见了,原来小渝发现自己的照相机不见了!大家着急的找呀找,什么地方也找不到,我们想到可能掉在中巴上面了。我和小渝马上跳上一辆三轮车,飞快的开到地区医院,心想也许那辆中巴会停在那里。可是我们在门诊部和住院部都没有找到它,只得秧秧地返回汽车站。他们几个正眼巴巴的等着我们,这时只好买了回贵阳的车票,大家也没心思去玩了。

上车后,我叫大家再仔细检查一下个人的东西,看看有没有留在那个包里,忽然小伍叫了一声,在她的包里发现了丢失的照相机,大家的心总算放下来啦!可是大家再不想去洪枫湖玩了,直接回贵阳。

在太慈桥下车吃了中饭,时间还早,我们就到花溪公园玩。这里风景十分优美,四周安安静静地,因为不是节假日,游人很少,我们在这里玩到4点钟才离开。接着又乘车回遵义。到家已经8点多了,大家赶快洗洗,吃了东西就都休息了。

19日全家休息,我上班。阿妹中午炒菜给大家吃,下午雄开会。几个妹妹去丁字口花市看花,又买了一盆绣球花和一盆锦上添花,带回家。回家后,她们把我的小花园好好的整理一番。我下班回家后,大家又把前院也整理收拾了。看着这干净整洁的小花园,虽然大家都很累,全身酸痛,但是心里却十分高兴,到底是大家用大力气劳动的结果啊!晚上我打电话给陈文彬联系去重庆松堡的事。他每星期六、日休息,可以陪我们。这几天我感觉肝区很不舒服,一直隐隐作痛,光想躺下休息,唯兮一家请我们到杭州路的何家饭店吃饭,这里环境很好,东西也可以,可是大家吃的不多,饭后去她家坐了一下就回家了。

721我们乘火车去重庆。小伍不舒服,我找了一个空位置让她可以躺下休息。车里有空调,一点不觉得闷热。大家休息一下,把带的东西吃得差不多了。下午430才到重庆。远远地看见嘉陵江和江上的几座大桥,个个都有一点激动!下车后,才感觉到重庆的热。我们随着人流走出车站,看见文彬早等在门口了!我给大家介绍一下,马上去排队买返回遵义的车票。今天是假日,买票的人好多啊!我们几个人分开排队,好不容易才买到第二天回去的坐票。然后大家跟着文彬乘公共汽车到杨家坪。他早替我们订了招待所房间,我们把带的东西放下,跟他一起到他家。他家里有外婆和姨婆,还有一个阿姨帮助做家务。六点多钟,江家炼(文彬夫人)回来了,大家互相介绍认识,她准备了好多菜,还有稀饭,馒头等,我们吃得很饱,然后回招待所休息。

第二天,一大早起床后,我们就在路旁的小吃摊吃豆浆油条,每人一大碗豆浆,还拍了两张相片,摊主人一定觉得我们不知道从那里来的?可能是老外呢!刚吃完早点,文彬就来了。我们一起到火车站包了一辆双排座货车,70元到半边街。我和妹妹们坐在前面,两个男同胞坐在后面,黑洞洞地一点也看不见。大约有一小时到了半边街,车就停在重庆地质仪器厂门口。进得门来,可以看见“松堡歌舞厅”,“松堡渡假村”......等大招牌高高的挂在那里。

在进门的拐弯处,有一个大的“松堡”招牌,提示大家这里就是松堡。虽然我是第二次来这里,但心中还是十分激动,几个妹妹也不同程度地兴奋起来。五十几年过去了,我们的童年,我们的家,小学校……。提起小学校,就令我想起许多往事。我在这里读书是从三年级开始。当时家里小孩多,妈妈一个人照顾不过来,我总是带着小伍去上课。我们带一个小板凳,小伍就坐在我的课桌旁,我给她一张纸,一支笔让她自己随便画,她会乖乖的等到我们下课。有时,我背着她在外面玩,妈妈给我们每人一块馒头作点心,我常常先吃光,再叫小伍给我咬一口,不小心把她的手指咬痛了,她就在我的背上大哭。有时我会忽然觉得背后一热,那是小伍尿尿了,可是我光想玩,不管她湿不湿,冷不冷,继续玩......。在学校上课,我也很调皮。有一次上音乐课,我把彭广芳(或者是王彰耀)搞哭了。还有一次上张怀恩的劳动课,我光和同学讲话,不去搬石头,张老师叫我在教室门前,用粉笔画了一个圈站在里面,我根本不知道这是对我的责罚,还高兴地在那里玩起来......。又有一次全体小学生上体操课,几个男生不好好做动作,老师生气了,叫大家都跪在操场上,每人伸出右手来,他挨着次序打每人的手掌一下,我们小,不觉得什么,可是那些大一点的学生都哭了......。如今,学校的老师大概不敢这样对待学生吧!有一个东北的女孙老师曾经教我们唱——“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”,人家说:这是共产党的歌!......我们还办过一次壁报,每个学生写自己将来的志愿,我写自己将来想当一个老师,象爸爸一样......

我们顺着一条大路向前走,找到了女生宿舍,男生宿舍,大操场,大礼堂,食堂,报馆,四家教师宿舍,葛立德的住房和小花园,可惜那个日晷不见了......这里盖起了许多高楼,都是住家,女宿舍前面我们的老家已经被几座高楼代替了,小渝记得家门前有几棵芭蕉树,我们也确实找到了几棵,但是它们也许已经换了多少代啦!那片蚕豆地,我们和妈妈一道用了多少汗水播种的地方,我们几个姐妹在这里玩办家家......。每天一到下班的时间,我们总是等在家门口,看见爸爸远远的走回家就一窝蜂地跑上前去,爸爸就会一手抱一个妹妹——小伍和小渝,其善和阿妹则分别依着爸爸的左右腿,我多半是在他们前面,或者跟在他们后面,大家就这样互相簇拥着走回家。妈妈总是早就做好饭,高兴地在家里等着,或是站在家门口迎接爸爸。吃饭的时候我们经常和爸爸谈论什么问题?有时还和他辩论,几个女儿把爸爸讲得面红耳赤,我们就会高兴的大声叫。有时还会和爸爸围着我们的家互相追赶,我们会悄悄躲起来,等他不注意忽然跑出来吓他一跳!

爸爸经常请那些家在外地的学生来我们家里谈心或者吃饭,所以我们家里一到节假日,总是会有好多老乡、学生和老师来玩的。宓德芬妈妈是妈妈最亲密的朋友,她十分关心妈妈,经常到我们家里坐坐,我从她那里最先学会弹琴的......

过去的大门口早已被堵起来了,医院还可以看见,但已经不知道是做什么用了?半路上有一个人问我们:你们是中国人还是老外?......看来这里经常有人来,大家都知道过去这里曾经是一个教会学校......

我们找不到过去王震辉伯伯的家,也找不到黄如愚叔叔(我们叫他大家家——福州话)的家。记得那时守诚经常抱着让让到我家玩,我们俩还和过一只小歌曲。有一次大约是王伯伯过生日,妈妈做了一碗鸡腿面条叫品彰叔叔送过去祝贺,谁知叔叔送错了,他把面条送到‘大家家“家去,搞得黄婶不知所以然!(福州话王黄不分。)

我们从这里慢慢转到过去三家教师宿舍的地方,这里是小渝的出生地。过去我们家在左边,我们的家一共有三间房间,中间是客厅,卧房和厨房分别在左右,妈妈养了好多鸡和兔子在后院,还种了许多南瓜和青菜,我家基本上不用到外面买什么青菜吃,还常常送给人家自己的瓜菜。有一年妈妈养的鸡发鸡瘟,她只得把所有的鸡全都杀了,家里到处都挂着鸡,吃了好久,从此其善和阿妹看见鸡就怕,一直过了好多年她们才再吃鸡。

家对面是陈金和老师的家,他是男宿舍舍监,中间是几位单身女教师住的宿舍,我们小学的龚琳老师和温瑷慈老师等人住在这里,我曾经在这里请温老师教我英文。

大概是1944年春天,有一天下午,妈妈要去二塘买油,锅台有一小锅开水还没有烧开,她叫我抱着小渝在家等她,不要管那一锅水,可是当我看见水开了,水溢到外面要把火淋灭啦,我就一手抱着小渝,一手去拿那只锅把已经会动的小锅,小渝小时很会动,总是转过来转过去,我不小心将那一小锅开水全部都倒在小渝的头上,脸上和身上。小渝被烫得大哭,我看见她的衣服全部湿透了,赶快把她的衣服脱下来,又取了一块干毛巾给她从头擦下来,这下可是不得了,刚刚烫伤的皮肤被我全部擦破啦!我还一点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,小渝的哭声惊动了隔壁的几个女老师,她们跑过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?这时妈妈回来了,她一见小渝被烫伤,又心疼又生气!一面用刚买来的油替妹妹抹上,一面骂我不听话,我站在一旁不知所措,几位女老师替我说好话,劝妈妈不要再骂我了,因为我自己抱妹妹的左手也被烫伤,幸好天气还冷,小渝脸上的伤没有感染,我的手也没有感染,都很快就好了。直到现在还可以看见她脸上和脖子上的伤疤!(我的罪过!)......

还记得当时家里曾经养过一只羊,每天由我放羊,挤奶,因为妈妈的身体不大好,她的奶不够小渝吃,要用羊奶补充,有一次我把羊放到山下水井附近,下午去收羊时,惊动了一条蛇,它从树荫处窜出来,还好没有咬到我,可是把我吓了一大跳!......这只羊最后还是报销在我的手里,有一次我把它栓在女宿舍后面一棵大松树下,那时正是夏天,天气很热,一整天我都没有给它喝水,也忘记给它吃东西,(当时我每天要泡一碗黄豆给羊吃,连水带黄豆羊吃了才会有奶)等到天黑了我才想起来,赶快跑去看它,它已经口吐白沫,奄奄一息了。爸爸把它送给食堂的大师傅,这一只母羊总算完成了它的使命。

这里早已被许多高楼改变了模样,根本找不到我们的家啦!小渝在这里仔细地寻找着,回忆着,希望着,想在这里找到自己的根......我还清楚地记得妈妈生小渝那天,我们几个小孩都被关在外面房间,也就是我们的客厅。王伯母和黄婶在里面给妈妈接生,本来以为妈妈会给我们生一个弟弟的,谁知道又生了一个妹妹,人家都说这个女孩是多余的,要给她起名叫:何其多或何其余!爸爸想她是生在四川重庆,就叫何其渝好啦!他并没有觉得小渝是多余的,也没有觉得家里的女孩太多了!......

我们继续向前走,这时小伍已经有一点吃不消了,大家坐在路旁休息一下,再继续找过去的大学和中学部,总算在一片乱糟糟的建筑找到了它,这里现在好象是一个仓库或试验室,过去的大礼堂已经找不到了,记得那一年——我小学四年级毕业,在大礼堂作毕业生答词,爸爸替我写稿并教我如何表达,我的答词赢得了全礼堂听众的掌声和妈妈激动的热泪......我们几个就在相应的地方,大声喊叫:其美!其美!我们来看你啦,听见没有?......其美因为生麻疹并发肺炎,当时没有好药可以给她吃,只能眼睁睁地看她生病,直到她幼小的生命离开我们大家,当时她只有8岁啊!在她病危之际,她一直问妈妈要,想吃橘子,爸爸找遍了二塘,井口,就是没有找到,为此爸爸抱憾终身!我还记得她刚刚读小学三年级,每天下课回家,首先把功课做好,然后再做别的事情,她不好说话,喜欢自己一个人呆着,她怕热,一到夏天就会长痱子,一个一个小小的水泡,我最喜欢替她抠痱子。品彰叔叔最喜欢她,经常带她玩。曹俊凯伯伯曾经说过:这个女孩将来要么短命,要么长大了最有出息......没想到真的被他言中了!爸爸把其美埋葬在大礼堂钟楼附近的山坡上,面朝着嘉陵江,后来陈文亮(文彬的哥哥)替她立了墓碑,(因为我们已经离开松堡到桥头镇了)可惜今天这里什么也找不到啦!。

小伍这时已经完全走不动了,只能坐在地上,小渝找来一根棍杖给她让她可以撑着走,我们慢慢的往回走,离开了这块让我们留恋的地方。在一个老妈妈家门口休息了一会儿,正好有一辆三轮车经过,我和小伍一起挤上去,顺着原来的路回到大门口,我向门卫借了一张破椅子给伍坐,又到门口买了一根冰棍给伍吃,看她的样子实在太难受,巴不得马上回家让她好好的休息休息,我们在大门口等了一下,他们下来了,正好门口有一辆大公共汽车是去沙坪坝的,我们赶快上车,小伍暂时感觉还可以支持得住,到沙坪坝后,文彬和我们分手回家了,他有糖尿病,今天陪了我们一上午,一定很累了。

我们找了一家台湾豆浆店,点了好几样食品,有水饺,馄饨,甜饼等,吃饱了,喝足了,也休息了,大家这才坐车回火车站,在宏宇招待所包了一间房间,我们五个人都可以休息,(80块钱), 三点半后小渝,宝,国雄三人一同去看朝天门码头,我陪小伍在房里休息,她开始发烧,口腔溃疡得很厉害,全身无力,外面天气又那么热,根本不想出去,我给她用冷水敷头,吃点药,全身按摩一下,大约六点半钟小渝他们回来了,我们下楼每人吃了一碗蛋炒饭,又给小伍和小渝各带了一份,然后出店到火车站等候上车,今天坐车的人特别多,我们没有想到车上会这么拥挤,真叫人喘不过气来,尤其是小伍更是受不了,车开后国雄和小渝赶快去找列车长看是否可以补几个卧铺,等了好久每人花了90元才得了五个铺位,大家赶快躺下休息,车进入贵州后气温显然低了许多,我们渐渐进入梦乡,......清晨4点多钟到达遵义,回家后大家赶快清洗旅途的疲劳和汗水,吃一点东西就休息了。

第二天我们睡到9点多才起床,小伍高烧不退,我请了口腔科的护士来给她打针点滴,一直到下午还是高烧不退,再请对面的李大夫来看看,他建议赶快到急诊室去看病,因为近来外面伤寒流行,恐怕不小心感染上了,可是我们自己知道不会在这方面有问题,一定是其他原因,急诊医生陈刚看了刚拍的X光片子建议小伍住院治疗,我给她办理住院手续住在内一病房24床,立刻就有护士来给她治疗......因为明天我要上班,还要带小伍做其他检查,只得小渝陪夜,我们其他人回家休息。

次日下午小伍做CT 检查,结果诊断是肺炎,结核纤维化,肺大泡......这样只得乖乖地住在病房里了,每天早上在病房打针点滴,中午送饭给她吃,下午打完针可以回家休息。这次医生和护士很照顾我们,小伍住院的第二天就转到监护病房,这里病人少,环境好些,住院的第三天已经不发烧了,精神好多了,小伍开始想回家了,可是我托小陆买的火车票一直没有消息,小伍只好打电话给小崔,叫他想办法,最后他来电话告诉已经订了30日由贵阳到上海的火车票,我们直接到贵阳 ,然后电话通知火车站的丁云同志,她会给我们送票来的。

728小伍打完最后一针,跟医生护士道别后,和小渝,宝一起到老教授门诊看我,我们在门外拍了一张相片留作纪念,我早上已经替小伍办了出院手续,一共花了千余元,这样小伍结束了住院生活,回家休息了。今天晚上是妹妹们在家里最后的一夜,这些日子大家根本没有心思好好讲讲话,也没有在一起好好地吃过一餐饭,原来我想请大家到外面吃一次这里的特别风味,但是几个妹妹都不敢吃辣的东西,再加上小伍住了差不多一个星期医院,几个人天天轮流到病房去陪护,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出去啦!另外我也怕到外面吃东西不干净,再传染上什么病,所以就没有出去吃饭。每天都是国雄自己随便做点饭,大家胡乱吃一点,应付应付算啦!今天晚上大家也没有特别做什么好东西吃,只是把还剩下的食物全都清理一下,能吃的都吃光,能带到路上吃的也尽量带走,个人把自己的行李收拾好,因为明天妹妹们将要离开遵义了。

29日早晨大家起床后,吃过早点,几个妹妹到后花园再看一眼,小伍轻轻地对着各种花儿说:再见啦,牡丹花!再见啦,绣球花!再见啦......小渝和阿妹也都分别用自己的方式向它们道别,然后大家拿好自己的东西到汽车站,好多人在车站拉客,我们乘930的依威克,大家都坐在前面的位置,可以仔细地再好好看看遵义到贵阳一路的风光,今天天气特别晴朗,也不太热,一路顺利,1130到达贵阳。

我们在通达饭店订了两间房间,《720725》,每间房168元。中午就在中餐厅吃中饭,几个妹妹非要请我们俩个,结果倒让她们请客了。国雄相中了这里的油炸鲫鱼,大家美美地吃了一顿,回到房间休息到下午330起来,我们几个女同胞一道坐17路公共汽车到时代广场。在工艺品商店找到很多贵州的工艺品,什么蜡染啦,脸谱啦,各种各样的玩意儿,简直叫人看不过来,阿妹和小渝在蜡染摊前停住了,她们俩挑选了好多块蜡染布料,连小伍都买了一块,算下来她们花了千余元啦!讨价还价打了个85折。大家高高兴兴的满载而归,下午630丁云来送票,是明天早上贵阳到上海10号车15中,上铺和12中铺三个铺位,谢过丁云我们在一楼餐厅吃河粉,真的是太难吃啦,妹妹们跟我开玩笑说我舍不得花钱,买这么便宜的东西请她们吃,(因为上午说好了晚上是我请客。)实在太小器(气)啦!哈哈......

晚上9点多钟,德麟和霭麟一道来看我们,自从50年前桥头镇分别以后,这还是第一次与霭麟见面,如果走在路上我们也许不会相互认识了。记得我们曾经在松堡一同上学,他们的大哥孔麟和我同班,我和他同坐一个座位。德麟有一次晚上在女宿舍前面大路上玩“官兵捉贼”,因为天太黑了,大家都看不见,他和其善妹妹对面相撞,他的大头正好撞在其善的门牙上,他的头上撞了一个包,其善的门牙撞歪了一个,幸好其善马上自己把门牙扶正,后来门牙还是长上了,但是一直是黑黑的,很不好看......还有一次,大约是一个安息日下午,我们从大礼堂上面跑下来,在冷文华老师家附近,一条狗把其善的小腿咬了一口,当时没有什么“狂犬疫苗”可以预防“狂犬病”,就这样也平安的过来了.......我们大家谈了分别后的很多故事,在房间里和大厅里留下了照相,互相道别......霭麟告诉我,她住在安庆,以后有机会可以见面。她还告诉我陈梅荪的地址和电话,我们也是有50多年互相不知道消息了。我还记得他在松堡时曾经大病一次 ,他不小心把脸抠破了,结果脸部危险三角区感染,差一点丢了性命!另外他的风琴弹得很好,字也写得不错,在下洋时他抄过一份《出埃及记》歌谱,很象样的,后来他在“华东师大”读书,再后来就没有消息了。他还有一个妹妹名叫宝文,还有两个弟弟,一个名叫松荪,一个名叫玖荪,小时候我们经常在一起放羊,玩耍。现在都不知道消息了。

30日早晨在二楼餐厅吃自助餐,国雄没有票,自己到外面吃东西,快9点大家才下楼结账退房,然后一起到火车站,在候车室稍稍等了一下就开始上车,今天有好多来旅游的人包了许多铺位,妹妹们恐怕不一定能够换到下铺,我只能帮她们把行李送上车,其他的事情只好让她们自己慢慢解决了,还差几分钟要开车了,我们和妹妹们道别,提前下车,没有等到开车就离开她们了,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觉得空荡荡的,她们这样匆匆地来了,又匆匆地走了,象梦一样......

妹妹们回上海已经两个多月啦!这几天我想了许多,我们姐妹很少有机会在一道相聚,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,但是亲情割不断,一有机会千里迢迢也要来相会,而且都是真心诚意的相处,没有什么可以割开大家的感情,总是想互相补充,互相关怀,互相体贴。总是有说不完的话,总是想要更多的互相倾诉每个人的各种各样事情——家庭的,父母的,工作的,儿女的,朋友的,个人感情,人事关系,事业,爱情,生活......让大家互相分享和分担各自的快乐和忧愁,真是世界上最亲切最真诚的感情。

通过这一次小伍生病住医院的事,实在觉得身体健康是多么重要!她算是很会保养身体的了,可是一紧张,一劳累就吃不消,老的毛病就会发作,平时很少锻炼也是一个原因,小渝在我们当中年龄最小,可是她的负担最重,妈妈在她家里住,她必然要用更多的心思去照顾妈妈,爷爷和奶奶身体都有病,最近奶奶住医院,还要经常去看顾她,自己的老肝也是经常疼痛,阿妹不能受风,一冷就会咳嗽,喉咙嘶哑,平时她总是要多穿一件衣服,免得受凉了。另外她的痔疮很厉害,经常出血,生活一不规律就犯病,十分令人担心。承福的身体也不太好,经常头昏,不敢出来玩,一天都是躲在家里,这样生活太单调啦,我多希望他能够出来玩玩啊!人一老各种毛病就多,这是正常现象,心理因素也很重要,乐观,开朗,有时也要有一点幽默感,有一点阿Q精神,做一个傻瓜也不错,对什么事情都想得开才好。圣经上说:人若赚得全世界,赔上自己的性命有什么益处呢?一点也不错啊!但愿我们大家都蒙主祝福,有一个健康的身体,有一个美满的家庭,让我们用自己短暂的生命,做光,做盐,做一个有用的人,做一个蒙主喜悦的人。

这次最令人感觉遗憾的是;其善妹妹没有能够和我们一道回忆过去的一切,她在遥远的海那边,但是我相信她的心是和我们相通的,她一定会感觉到我们,会和我们一道经历这一切......我所以想把这次的相聚写下来,一是让大家永远记得这美好的聚会,也想把我所记得的往事完全告诉大家,毕竟我是家中最大的一个,知道的故事要多一点,希望这些往事使我们更加亲近,更加相爱,让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我们可爱的家,我们亲爱的爸爸和妈妈,我们的姐姐和妹妹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何其真2000-9-25完稿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