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戊松的博客

流不尽溪水涓涓,诉不完意境绵绵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美丽的胡伽达  

2010-11-12 02:54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们在卢克索参观了女王庙和太阳神庙后,就驱车前往红海边的度假圣地,美丽的胡伽达。

汽车在荒凉的撒哈拉沙漠中行驶了3个多小时,气温可高达40°C。目所能及的地方几乎都是干乎乎没有“血色”的沙漠或砂石地。没有血色,指的是这里的沙漠或砂石都不是我们想象的黄色,而是土灰色的,我称它们是贫血!甚至认为它们像以前说的“观音土”,虽然我也没见过观音土是什么样的,反正是很差的土质吧。公路两边几乎看不见什么植物,但奇怪的是,有时从窗外望去,会突然看见远处有一棵树冠圆圆的树孤立地生长在那里,枝繁叶茂的,和周围的环境极不协调,真不知道它是从哪里得到水分的,难道整个沙漠的水都流到它的根里了?这样的树见到的还不止一棵、两棵呢,真是奇怪。

好不容易到了休息站,会见到几幢房子,几棵大树包围着,这才给灰白色的沙漠带来点生气。若是大点的休息站,就有些商店,外面挂满花花绿绿的头巾、毯子、衣服等等,那就好看多了,有生气多了。人是大自然的破坏者,但人也给大自然以生命和活力。 

走了很远的路,渐渐的环境有了变化,树木多了,建筑多了,显然城市到了。从建筑的缝隙中深蓝色的海水一闪而过,汽车再一转弯,我们终于看见了蓝蓝的大海和海边各种漂亮的建筑,胡伽达到了。汽车在一座漂亮的旅馆门前停下,我们下了车,拿着行李走进旅馆。

旅馆临海建造,每间客房都面向大海,远处海上有白色游艇开过,近处海边就有游泳池,只见游人有的在游泳,有的在躺椅上休息或在晒太阳。白色建筑被绿树和紫色的三角梅映衬着,深蓝色的海水,浅蓝色的天空,淡淡的白云,哪里还有一点干枯的沙漠影子啊,我们一个个都被眼前这美丽绝伦的景致陶醉了,我们看到埃及崭新的一面! 

这里我想借余秋雨先生在《千年一叹》中的那篇“荒原沧海”,让大家感知在1999年10月17日他到埃及胡伽达时的感受。 

 

二五  荒原苍海

我们现在落脚的地方叫Hurghada当地人发这个音很像中国人说“红疙瘩”。翻翻随身带的世界地图册,找不到,只是由于昨天晚上在沙漠里行车,突然看到眼前一片大海,就停下来。今天早晨一推窗,涌进满屋子清凉。

是红海。

果然是红海。沙漠与海水直接碰撞,中间没有任何泥滩,于是这里出现了真正的纯净,以水洗沙,以沙滤水,多少万年下来,不再留下一丝污痕,只剩下净黄和净蓝。海水的蓝色就像颜料倾尽,仿佛世界上的红、黄、蓝三原色之一专选此地称王,天下的一切蓝色都由这里输出。但它居然拧着劲儿叫红海,又让如此透彻的黄沙在衬边,分明下狠心要把三原色全数霸占。

像地图一样,海面蓝色的深浅正反映了海底的深浅。浅海处,一眼可见密密层层色彩斑斓的珊瑚礁,比珊瑚更艳丽的鱼群游弋其间。海底也有峡谷,珊瑚礁和白沙原猛地滑落于悬崖之下,当然也滑出了我们的视线。那儿有多深?不知道,只见深渊上方飘动着灰色沙雾,就像险峰顶端的云雾。再往前又出现了高坡,海底生物的杂陈比人间最奢华的百花园还要密集和光鲜,阳光透过水波摇曳着它们,真说得上姿色万千。这一切居然与沙漠咫尺之间,实在让人难以想象。

最恣肆的汪洋直逼着百世干涸,最繁密的热闹紧邻着千里单调,最放纵的游弋烫贴着万古冷漠,竟然早已全部安排妥当,不需要人类指点,甚至根本没有留出人的地位。

我们一行在海边漫步,一脚踩着黄沙,一脚踩着海水。黄沙无边无际向西铺展,海水无边无际向东伸延,两边都是那样浩大,压得这一排小小的人影微若草芥。这怎能甘心?我们驱动五辆吉普,海滩上立即沙卷尘扬,颇有气势,但转眼间尘沙落地,漫天的夕阳正在把沙漠和大海一起蒸腾出一个宁静的日夜交替盛典,我们的车辆全被万千光色溶化,冉冉紫气间只剩下几个淡淡的亮点在蠕动。此刻,连沙漠的风、大海的潮都已归于平静,哪里还轮得到车声人声?

昨天我还在感慨文明与荒原近在几步,今天又见到荒原沧海早已近距离地自成宏伟和浩瀚。希腊哲人推重人类,却又以极大的怀疑探究人在天地间的地位,劝谕人们认识自己,不要自卑和嚣张。埃及人不在乎这种探究和宣讲,只把神秘的感悟付之于刻石垒石,留下人类对自然的窥视和敬畏。更不同的是,希腊文明的传播和张扬给了人们一个错觉,以为人类一定会按照某种逻辑进化发展,埃及文明不提供这种逻辑,堂而皇之忙一阵,然后悄然隐退,除了别的原因,也许还由于领悟了人类的渺小,便以坟墓里复活的梦幻,阻断了积极的后续行为。

我敬佩希腊,也理解埃及,尤其在这沙漠与大海交接的边沿。

以沙漠和大海的眼光,几千年来人类能有多少发展?尽管我们自以为热火朝天。 

正想着,早已被夜幕笼罩着的海域间影影绰绰走出几个水淋淋的人来,脚步踉跄、相扶相持、由小而大。刚要惊叹什么人如此勇敢又如此好水性,定睛一看竟是一个年轻的母亲和她的四个孩子,连最大的一个也没有超过十岁。他们是去游泳了?捕鱼了?采贝了?不知道,反正是划破夜色踩海而来。

在我看来,这几乎是人类挑战自然的极致,但他们一家很快进了自己的小木屋,不久,连灯光也熄灭了,海边不再有其他光亮。

 

 

到底是名人啊,写出来的东西就是不一样。你们喜欢吗?半夜睡不着,起来抄书,不知为什么刚才电话铃声响了好几次,接了没有回应?下次专门放胡伽达的照片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