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戊松的博客

流不尽溪水涓涓,诉不完意境绵绵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到湖北报到  

2011-06-14 14:06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

到湖北报到 - 戊松 - 戊松的博客

      我去湖北报到前,先到广西恭城看望同班的好朋友,更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好朋友到上海接我去她所在的工程队看看。

      漫长的火车线路把我们从上海带到桂林,我不记得有没有换车,在哪里换车了。到桂林后我们再乘长途汽车到她工作的地方----恭城县。

   到湖北报到 - 戊松 - 戊松的博客到湖北报到 - 戊松 - 戊松的博客工地沙滩

   新盖的办公室兼宿舍 

    恭城县真是一个小县城,但蛮漂亮的,我记得有一个很大的多孔桥。县城依山傍水,风景秀丽。同学原本住在县城里的工程队宿舍里,是那种坡屋顶单层的老式民居,她不喜欢,就搬到县城边他们队工地旁新盖的办公用房里住,一边是办公室,一边房间就她和一个小徒弟一起住,办公室就在公路旁,背后就是山。听她说,有时晚上能听到山上的狼叫声。她也不害怕,宁愿住这里。新工地在公路对面,好像也没人住。

到湖北报到 - 戊松 - 戊松的博客到湖北报到 - 戊松 - 戊松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 我总感觉不安全,不知她是怎么想的,好像还住得满好。我们特地到她们办公室后面的山上走走,山上有许多小松树,遍地开满白色的刺儿玫和橘红色的杜鹃。那天阴天,云层低而阴暗,我们採了很多美丽的花草,襯着阴沉的天空拍了好多照片,但都有点悲沧。下意识中是否表述了我们对境遇的无奈和对前程的迷茫?

   到湖北报到 - 戊松 - 戊松的博客到湖北报到 - 戊松 - 戊松的博客 

      这次到恭城,我才知道早分配的同学的工作环境是怎样的了。只有她一个大学生,面对完全不熟悉的环境和人员,语言,生活条件等都和学校完全不一样,我都不知道她是怎么过的,如果是我,一定会受不了。但我不敢说,我只想赶紧离开,到湖北报到去。她看出来我的心神不定,只好伤心地让我早点离开。

   到湖北报到 - 戊松 - 戊松的博客 我们从恭城坐车到阳朔,然后搭乘漓江上的小渡轮到桂林。让我感到特别别扭的是,在那个渡轮上乘的都是当地的村民,我们两个“洋学生”显得那么与众不同,那么格格不入,我觉得浑身有刺般的难受,这可是真正地到基层啊。

      把我送到桂林后她又马上乘车离开,赶回恭城上班,留下我一人再乘火车到武汉报到。我一个人看了七星岩和象鼻山,只记得象鼻山上一个人都没有,我走着走着越来越害怕了,最后决定下山,那时的象鼻山很荒凉。

    到湖北报到 - 戊松 - 戊松的博客  这是我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到她工作的地方,也许就是这次,我在心中已对她的前途默默祈祷......

 

     不记得我是怎么到的武汉,怎么找到报到的地方,怎么乘车到的荆门的。只记得我和一个校友--农场同一个班的女同学一起分到安装公司。我、她和一个女师傅同住一间宿舍,是男工棚旁搭出的一个小披间。整个屋子的墙是用竹片搭成的,我们都要用帐子,不然隔壁人家都能从竹缝里看见你。记得开始我们的行李--从农场直接托运过来的还没到工地,几经周折后才运到,最后总算我们都安顿好了,那个同学就跟那女师傅学做油漆工,我做管子工,管子班的师傅都住在山里工地上。

     每天我们要走很多路进山到新工地劳动,建设新开发的油田----五七油田。工人师傅都是从大庆开拔来的,他们真的是盖好一个厂房就再换一个地方,他们都很适应这种不安定的生活了。

     管子工就是要帮师傅抬管子让他们组装成设备。每根管子都很长,只能一人扛一根,我和男师傅们一样扛管子。管子很重,重也得扛,不然你做什么?就这样我和师傅们每天都要扛许多管子。下午下班走回宿舍真累,还只能到一个大水塘里打些冷水,热水瓶里掺点热水,在工棚里擦洗一下了。那水是够脏的了,怎么办呢,没有自来水啊。

     记得有一次,伙房不知出了什么问题,没把早饭送给住在山里工地上我们班的师傅们吃,要让我们上班的人顺便送去。也不知怎么他们知道我是那个班的徒工,就叫我送进山去。记得东西不算多,半桶稀饭,半桶馒头和酱菜,让我挑进山。我心想在农场比这重得多的稻谷我都挑过,怕什么?我就答应送进山给师傅们吃了。没想到路远无轻担,又是要爬一个小山坡!只我一人挑,我是怎么把早饭挑进山给师傅们吃的,我也忘了。只记得师傅们都很感动,都说我傻,应该让伙房自己派人送进山的,怎么能让你们大学生来送?下次别再送了......师傅们都对我很好。

      大约干了一个多月,我觉得不舒服,无力想吐,师傅让我到工地医务室看看,医生让我验血,发现CPT高达80多(正常值是30多),医生诊断说我得了肝炎需要休息治疗,他很爽气地给我开了一个月的病假条让我休息。拿着病假条我不知如何是好,在工地上是不可能休息养病的,只好找到领导要求回上海治病休息,领导也很爽气地同意我回上海治病,并安排运输队的大卡车带我到襄樊,再乘火车到武汉,然后换乘轮船回上海。现在我才明白肝炎是可怕的传染病,领导肯定是要让我离开的,那里还没有医院,隔离病房,怎么能让我留下呢。可是当时我对肝炎一无所知,同学们也不懂,还和我一起吃东西,根本没有隔离!

      仔细回想一下,之所以会得肝炎,一方面因为农场的艰苦劳动,体质有所下降,另一方面湖北荆门工地的卫生条件太差,池塘的水就是大家的生活用水。当地工人还常跳下去洗澡,你想那水能干净吗?加上开始工地的伙食也较差,体质差了就容易得病了。

      就这样在湖北荆门才干了一个多月,我就又回上海了,开始长达数年的与肝病的斗争。

      可惜这段日子没留下照片。注意,荆门在湖北省的当中,下面地图中央,那条竖直白线的左侧,几乎在白线的正中,黑字写的荆门二字,左边有些蓝色的湖泊。

到湖北报到 - 戊松 - 戊松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