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戊松的博客

流不尽溪水涓涓,诉不完意境绵绵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天上地下  

2014-05-23 00:52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

     前两天,大妹妹腹泻不止雨夜到附近医院挂急诊,被医生留院吊水观察,得知后我们第二天早上赶过去探望。 

     她在急诊抢救大厅里。 只见一个大厅里,密密麻麻地摆满了几十张救护病床(可移动并可摇起的较窄的病床),两床之间只能放一张陪伴家属的座椅。凡靠墙的床(床头靠墙)都能连接监控器和接氧气,当中两排的病床就只能“悬空着”,只能用氧气钢瓶接氧气了(多么原始的输氧方式啊)。从早到晚不停地有救护车把病人源源不断地送来,实在不行了走廊过道到处都可支张病床住进一位病人。放眼望去,满屋子的病人都是老年人,当然老年人中也有年轻点的和更年老些的,体格强健些的和衰弱些的,有人陪的和没人陪的,有一个人陪的和有多个人陪的,有的家属亲切温柔低声和病人交谈着,喂吃喂喝,也有的家属大声对病人吼叫甚至斥责的......

      望着那些无助的老年病人,心里一阵阵发酸。他(她)们都曾经年轻过,肯定也都在不同的领域里不同程度地辉煌过,一定也都曾经是家里的顶梁柱,为家里遮过风挡过雨。但是,他(她)们现在老了,病了,不能再为他人做什么了,给别人带来的只有无止境的麻烦和牵挂。其实他们都不想这样,不想连累子女和亲属,但身不由己啊,只好无奈地面对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医生护士,只好愧疚地面对束手无策的子女和亲属,只好遗憾地面对痛苦的内心,默默地说,我并不想给你们添麻烦的,但我也没有办法啊,我老了......

       我很想把他们一一拍下来,但我又不好意思打扰他们,不管怎么样,这里的场景是让人刻骨铭心的。

       还有那些年轻的医生护士们,他(她)们终日周旋在这样嘈杂混乱肮脏的环境中,面对各种各样的病人和家属,几乎得不到赞扬声,对医生的解释很少有家属听的进去,大多数是不理解和不满,这些年轻的医生护士真是幸苦啊。我忍不住对个小护士说,你们好幸苦啊,不料她却对我说,还好,在楼上的还要幸苦。楼上的是指在急诊病房里的医生护士。我好感动.....

       总算好,在家里小医生的“艰苦奋斗”下,昨天大妹妹又住进开刀的那所大医院,暂时先在男病房过度。我们不好意思,不断地向男病友们打招呼“打扰了”,谁知这些男士们都很绅士和友善,“没关系,没关系,你们是第二位来住的女嘉宾”。确实这样,男病房里有女家属,女病房里也有男家属的,看来这种过度是常见的情况,是我们大惊小怪了。

       今天下午终于搬到女病房里住了。四人一间的病房,有一卫生间,明亮安静,床与床之间还有布帘可隔断。看到一个个病人安静地躺在自己私密的小空间里,阳光照着宽大的玻璃窗,窗子开个小缝就能听到呼呼的风声(11楼风大),室内空气绝对流通,和前几天比,真是天上地下啊!

       感概多多,从医院回来,忘了疲倦,写下自己的一点感受,已经半夜三更了。

繁忙的急诊抢救室,救护车上的穿白色上衣制服的救护员正在把病人安置下来

天上地下 - 戊松 - 戊松的博客
 
安静的大医院病房,左边是大玻璃窗的厚窗帘,右边是两张病床间的纱隔帘,拉上隔帘,每个病人都能形成一个私密小空间 
天上地下 - 戊松 - 戊松的博客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